標題: 無常
時間: May 18 14:50 2006

無常

手捻輕煙裊裊,輕嘆世事無常。

昨天晚上,大哥打電話來,一開口竟是:「XX(阿姨的大兒子、大我
一歲的表哥)死了。」大驚,驚訝地回問:「為什麼?」「今天早上
出車禍,已經宣告腦死拔管了。」啊,啊,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打電話給我媽媽,話筒那端的背景聲音仍然大哥兩位五歲雙胞胎的嘻
鬧聲,卻已掩不住媽媽落寞的語氣。媽媽說:「我現在心情好壞。」
我了解,大家的心情都很沈重。我說了,星期天我會去台北上香,把
我原本計畫的苗栗公館之旅取消。

媽媽今天又打電話來,說大概會在下星期天、五月廿八號出殯,希望
居住在距離台北較近的我,能代替高雄的她、送表哥一程。我答應,
告別式太感傷,實在是不忍你們再去承受。

昨天得知消息,關起了房門,我掩著面、哭了,淚水兩行兩行地往下
掉。人,就這麼走了;人,真的好脆弱。我在 MSN即時通訊軟體上,
改了自己的暱稱:「世事無常,」那個逗號,原本還有「願手上的裊
裊輕煙,與你相隨,同往西方極樂世界」,但我卻寫不下去,只好把
未完的句子停在逗號的位置。一位友人看到了,傳來了訊息:「你在
無常什麼呢?」我望著螢幕,嘆氣。

今年之前,我從沒有參加過任何的告別式,然而,下星期的那場,卻
是這半年來的第三次。每一次的告別式都是一次的精神折磨,我卻要
連續承受三次。「給我一點勇氣」,我想把我的 MSN暱稱改成這樣。
但是,我卻也不想把感傷的情緒帶給大家。我只有寫著「捻裊裊輕煙
,嘆世事無常」,有人問了,我再說吧。

我也想到,表哥那新婚不到半年的老婆。她的心情呢?無人敢去觸及
。媽媽在去年才去台北參加表哥的婚禮,沒想到再見面,卻是冰冷的
遺照。而我呢?雖然已經很多年沒有再見面,但,至少十幾歲之前,
大夥兒的感情都很好;每次阿姨南下、或是我媽帶著我北上,都是會
玩在一起。突然一個人就這麼走了,假裝要當作已經出國不再相見,
真的不容易啊。

今天,阿姨帶著二兒子到現場招魂。在道士喃喃自語的咒語裡,以及
滿天飛舞的黃色冥紙之中,遺留現場的那縷幽魂,是否真的能跟著那
緩緩燃燒的香柱、裊裊升空的輕煙歸來呢?

Dana
2006/05/18 14:50
--
作者:Dana (cowwu@ms15.hinet.net)
本文章公開於個人網站 http://www.dana.idv.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