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失眠
日期:Thu Dec 27 22:19:19 2001

失眠

啜飲一口高山茶,只盼清新的芬芳,能一掃我午後的倦意。雖然是大
白天的,但我卻因前一夜的失眠有著無限的睡意。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失眠就開始緊跟著我。它就像個無形又難纏的
幽靈,總在半夜拜訪,它會在我極欲安靜的耳畔呢喃,它也會將鬧鐘
的秒鐘弄得答答作響,它不斷地拉扯著我繃了一天的神經,直到天露
微白,它才隨著雞鳴仰天長嘯而去。

據說,睡前淺嘗一杯小酒,可以助酒。或許,酒力不佳的我,腦袋裡
那隻失眠魔也一樣脆弱吧。只是梅酒下肚後,它反而魔力大增,結果
弄得自己頭暈眼花、天旋地轉,卻依然不得好眠。

求助於昔日醫院的同事,她建議我回醫院掛診疼痛科,只要一針神經
安定劑,保證好睡。不過,這裡離台中總是遙遠,一、二個小時的車
程,於是總是拖說著沒時間,而我也一直被失眠所苦。

有人說,失眠可能是壓力太大了。只是細數自己心裡頭的事,似乎也
沒有什麼特別牽腸掛肚的事,那麼,我又為什麼失眠了呢?

不知是不是以前的自己,睡得太過火了,把應有的睡眠緣份都用盡了
,所以睡蟲被召回去了,因此現在我就尋不到它了。

現在已夜幕低垂、星子點點,我想著昨個凌晨兩點照進窗子內的月色
,美是很美,只是見著月色就表示著我又失眠了。所以等會兒,就把
窗簾都拉上了,但願失眠惡魔被月色所迷惑吧,就還我一個安穩又舒
適的好眠吧。


Dana
22:12 Dec. 27, 2001

--
作者:Dana (cowwu@ms15.hinet.net)
本文章公開於個人網站 http://www.dana.idv.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