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花東行
日期:Thu Sep 20 22:27:42 2001

花東行(2001/9/1-9/3)

九月初,公司福委會籌措了一趟花東行的員工旅遊。對於總是喜歡四
處遊玩的我,自然不會錯過。

準時地跳上了早晨八點十九分的莒光號,一行人鬧哄哄地由新竹出發
向花東前進,隨著沿途美得讓人驚嘆的太平洋藍色風光,以及在品嘗
過著名的宜蘭福隆便當之後,下午兩點多,便來到目的地「花蓮」。

第一站,我們來到了馬太鞍部落。只見地主忙進忙出拿出了竹筒和紅
米,原來是DIY 竹筒飯的時間到了。原想小心翼翼地將紅米一把一把
地放入竹筒中,只是我們這群來自都市的寶寶們,個個都是野炊的生
手,笨手笨腳的將米飯和水灑得桌子四處。「不要塞太滿……」,地
主夫人在一旁提醒著,以免等會兒蒸出來的竹筒飯不熟或太硬了。

此時的地主,開始在一旁介紹馬太鞍部落的文化。原來,馬太鞍部落
的名字是來自於一種名為「馬太鞍」的豆子,據說吃了包生男,所以
馬太鞍部落的人口成陽盛陰衰的現象。也正因為如此,所以這個部落
的女人物以稀為貴,而發展成母系社會。

透過正是馬太鞍人的地主的風趣介紹,我們也了解了馬太鞍兼俱智慧
與生態保育的捕魚方式,以及溫馨而團結的社會組織,也不管在馬太
鞍部落裡是不是因母系主導而「男人真命苦」,聽著聽著,不禁羨慕
起馬太鞍人自然而無爭的生活方式。

站上地主特意搭起的木架高塔,無限的綠意就在四週的高山漫延開來
,視野的起點是綠色,視野的終點也是綠色,滿眼的綠,平靜人心。

在嘗過竹筒飯後,告別了地主,就直奔台東「初鹿山莊」而去。此時
幕色低垂、華燈初上,雖然沿路不像西部都會那樣霓虹璀燦,但路燈
點點與偶而出現的燈火人家,卻也是另一種寧靜簡單的美麗感受。

來到初鹿山莊,意外的是竟可以在這裡品嘗到原住民的美食哪!令人
驚豔的高麗菜沾柴魚醬,甜而不膩不粘牙的小米麻薯,野味與咬勁十
足的山豬肉,軟軟細緻的菜粿在唇齒留香,配上道地的小米酒;豐富
的晚餐,滿足一張張挑剔的嘴。

而更令我的驚奇的,是晚飯後竟有營火晚會!原住民以他們敦厚甜美
的笑容,歡愉地跳著祝福舞曲來祝福我們這群遠道而來的朋友,用一
首又一首的宏亮歌聲來歡迎我們的拜訪。於是,隨著熱情洋溢的原住
民音樂「我們都是一家人」,並在原住民朋友的帶領之下,無視於小
雨的飄送,我們也開始瘋狂地跳著原住民舞蹈。而晚會的氣氛更在施
放天燈、冉冉升上的瞬間,沸騰到頂點!

隨著天燈的遠去,互道晚安之後,伴著窗外的螳螂、秋蟬和飛蛾,以
及那聲聲不斷的吱吱蟲歌,縱然心裡有著夜雨無緣觀星的遺憾,也隨
著四起的鼾聲與美夢的到來,漸漸淡去……。

第二天,天公作美,原本陰暗而帶點小雨的氣候竟在我們出發前往關
山之前放晴了,讓我們得以了享受由田園與青山所譜成的自行車之旅
。關山的美,令人目不轉睛,嵐氣在山林中慢慢上升飄移,白茫茫的
霧氣穿梭在樹林之間。騎著久違的腳踏車,在這十三公里的旅程裡,
我看到了關山珍貴而美麗的大自然。

結束自行車關車行,來到了不遠處的「布農部落屋」,一入園就瞧見
台上已有布農族的孩子們準備表演,急急彎腰入座,開始觀賞他們的
演出。

幾個穿著原住民服飾的孩子們站在木製的舞台上,腳掌正隨著音樂節
奏在地上打拍子,在領唱者的開場之下,一曲又一曲屬於原始的聲音
開始傳唱,一支又一支的舞蹈就在眼前熱鬧展現。雖然我聽不懂他們
在唱什麼,我卻在歌聲之中感受到他們的想要表達平地人對他們誤解
的無奈,以及他們在豐收的歡愉,聽著聽著,感動得直想落淚。

離開布農部落,就接著來到了台東市的國立台灣史前博物館,以及卑
南文化公園。藉著導遊詳細的解說,不禁心痛那被無知建設所破壞的
石板棺遺跡;走過園內的考古現場,那數千年前的房屋結構就在考古
家們細心的處理下一一重現。站上園內的眺望台,一覽台東市的市容
街景,古人奉為神秘聖山都蘭山就在左手邊聳立著,而綠島在太平洋
中若隱若現,這裡迎面吹來的風是舒服的,舒服到有點想睡了。

搭上下午四點由富岡港出發的船,我們往那美麗的小島綠島前去。是
的,我們將在這天晚上泡著遠近馳名的海底溫泉,數著抬頭彷若可摘
的滿天星星,三兩個朋友閒聊著,度過旅遊行程裡的第二個晚上。

可惜第三天,因天候不佳,不僅淋去了浮潛的興緻,也在船家的催促
聲中,提早離開。不過,那滿地垂手可得的星砂、沌然天成的睡美人
石像、神奇可愛的潮夕生物認識,以及人權紀念碑解說,都在導遊精
心的安排之下,依然能有不虛此行的感受。

搭上晚上六點四十分從台東起飛前往台北的飛機,結束了這趟一年一
度的員工旅遊。感謝福委會,感謝導遊「張張」先生,讓我有了這麼
精彩而特別的經歷。


Dana
22:32 Sep. 20, 2001

--
作者:Dana (cowwu@ms15.hinet.net)
本文章公開於個人網站 http://www.dana.idv.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