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民歌世界
日期:Mon Mar 19 20:17:49 2001

民歌世界

打開光碟機,放入友人所贈送的民歌音樂,一首首遙遠的記憶與思古
情懷漸漸湧現。

在未解嚴的民歌時代,在新聞局揮刀動斧之下,許多好歌在當時受限
於法令的管制,而必須依尺度被修修剪剪,歌詞被修改得莫名其妙時
有所聞,比較「蔡琴」的「抉擇」原詞與現在版本即可發現。而若是
歌詞內容或作詞作曲者有媚共之嫌,則該首歌曲立即打入冷宮遭到禁
播禁唱,「李建復」的「龍的傳人」即是當時頗紅的禁歌之一。但是
,即使在那樣的戒嚴時代裡,許多歌手與作詞作曲者仍能發揮自己的
才華,讓許多令人動容的音樂在尺度的限制中存留下來。

民歌手與現今的流行歌手最大的不同,就是實力。在那時是收音機流
行的時代,沒有華麗的服飾包裝,沒有炫麗的廣告媒體,歌手若要在
歌壇闖出名號,唯有靠實力。那怕只拿著一把吉他,穿著簡單的舞台
裝,只要擁有一副好歌喉,依然可以讓自己的歌聲傳唱大街小巷。

雖然在民歌時代裡,我還只是一個國小三、四年級的小學生,但隨著
大哥購買音樂的狂熱,在旋律不斷地播放刺激下,沈醉於民歌世界的
我,至今依然能唱出許多遙遠的民歌曲。

然而,隨著時代的演進,進入國中後,主流音樂為配合消費市場,偶
像歌手一個又一個的堀起,方季惟、小虎隊、東方快車等包裝歌手開
始出現在螢幕上,鄭怡也不再彈唱「月琴」而改哼「心情」,民歌手
漸漸被主流市場淹沒,而庸俗不堪的情愛流行歌也取代了清新乾淨的
民歌。打開收音機,打開電視機,聽到的,不是愛得你死我活的戀愛
歌曲,就是哭得死去活來的失戀調子,而在當時錄音帶不易保存的時
代裡,我失去「齊豫」的「橄欖樹」和「陳明韶」的「浮雲遊子」。

現在,拜景氣不佳之賜,許多好歌開始回鍋回籠,又拜科技之賜,音
樂光碟也取代了容易壞損的錄音帶,我有幸,能在這裡聽著那以為只
能存放在遙遠記憶裡的音樂。

「黃大城」以他渾厚遙遠的歌聲,將「漁唱」裡的大海唱得又廣又遠
、似無邊際,由近而遠的歌聲,漁夫們載著滿船的魚獲即將返航。「
施孝榮」以原住民優渥的嗓音,配合前奏獨特的笛聲,「拜訪春天」
裡戀愛的快樂心樂與分手時的失落感受,就隨著他的歌聲而起起落落
。在「月琴」一開始,「鄭怡」用自己高亢清亮歌喉,在沒有背景音
樂的修飾下,唱出了帶著滄涼風味的恆春傳奇。而活潑的「外婆的澎
湖灣」,則在「潘安邦」帶點俏皮詮釋下,看著一大一小的腳印,一
雙雙地踩在美麗的沙灘上。

「葉佳修」的「思念總在分手後」,在吉他單弦的音調裡,唱出了失
戀的苦澀。「王夢麟」的「廟會」,描繪出廟宇慶典的歡愉與普天同
慶。而「包美聖」的「捉泥鰍」則敘說著兩小無猜的歲月裡,小女孩
對大哥哥的期望。

聽著懷念民歌音樂,在思緒的催化下,我似乎也回到了昔日那個我,
回到那穿著小短褲,有著一頭亂亂的短髮,赤著腳,和大夥兒們玩著
踢鐵罐子的國小時光。


Dana
20:16 Mar. 19, 2001

--
作者:Dana (cowwu@ms15.hinet.net)
本文章公開於個人網站 http://www.dana.idv.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