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喜宴
日期:Fri Feb  2 09:11:27 2001

喜宴

昨夜,為了參加朋友的喜宴,而來到彰化縣伸港鄉,我看到了鄉村裡
純樸的大家庭盛況。黑壓壓的一群人,都是朋友的親戚,瞧我朋友左
一句:「嬸婆∼」,又一句:「舅公∼」,噓寒問暖之聲不絕於耳,
「恭禧恭禧啊∼」「好命哦∼」「多一個人卡熱鬧咩∼」,嘰嘰喳喳
的,頗為壯觀。
(看來「阿房宮賦」的「雷霆乍驚,宮車過也。」所言不假)

朋友的喜宴是在路旁辦流水席,還請了卡拉OK車駐唱,喜宴的天棚
裝飾了許多閃爍的七彩燈泡,卡拉OK車已經排了一些等著獻唱的人
們;朋友的婆婆喜愛唱歌,不時可以聽到她的歌聲從擴音器裡傳來。
在都市吃慣了餐廳方式的我,站在一閃一閃的霓虹燈前,看著漆有大
紅色的圓形板凳與大桌子,聽著台上一首首的閩南語老歌,彷彿回到
從前。

朋友與她老公都是拜佛吃素者,於是準備了七桌素菜,要招待一些師
兄師姐,只是吃葷的人比預期的多,所以嗜肉的我就只好去陪坐吃菜
了(而且還是坐在新郎新娘主桌),縱然肚子裡其實是很渴望嚐嚐肉
食的美味。

喜宴中有個奇怪的陋習,那就是「敬酒文化」。「來來來……」,只
要有人舉起杯子說了這麼一句話,全桌人不管是不是正在夾菜吃菜的
,不管是不是正在專心欣賞台上風光的,不管是不是在跟別人閒聊的
,都得立即停止所有的動作。吃菜的人快快放下碗和筷子,用力吞下
還在口中咀嚼的食物,好心人用手肘提醒隔壁正在聊天和看卡拉OK
的人們;等全桌人都就續了,杯子都舉起來了,才能一起敬酒乾了它
,這一次的敬酒程式才算完成。

於是一個晚餐折騰下來,我的筷子至少放下四次,被用肘提醒了一次
。

真是奇怪,如果別人不配合就說是不給面子?哎,到底是誰先趁人不
備、打擾別人吃飯的啊?

另一個奇怪的習俗,就是上菜的第一口,要禮讓別人先吃。每次有新
菜上桌,就看男方與女方兩車人馬互相推著桌上的旋轉圓盤轉啊轉啊
,菜都快轉涼了。有人也不管對方要不要吃,硬是推到對方跟前,嘴
裡一直說著:「請請請……」,我看朋友的母親似乎推辭不掉,無奈
地用公匙勺了一根菜放入碗中,對方才心滿意足地把菜推回去。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強迫對方吃菜不可呢?

當然,幫別人倒飲料倒酒的「禮貌行為」更是常見。也不過問別人要
不要喝,高梁酒就硬是往別人杯子裡倒;不然就是過於熱心,每個杯
子通通有獎,也沒有留心對方的杯子原本是裝了什麼。於是那時,我
也看到了梅子綠茶柳橙汁和梅子綠茶高梁酒。
(倒掉是浪費,喝掉又跟自己過不去)

這些奇怪而令人困擾的現象,似乎一直存在著我們這個「禮儀之邦」
。

酒足飯飽,人潮漸漸散去,新娘新郎端著糖果,慣例地站在喜筵入口
處等著向人們道謝道別。而此時音樂又再度響起……

「再會再會∼難分難離在心底∼那知時間又經過∼不敢說出一句話∼
 雖然暫時欲分開∼總是有緣來作伙∼只有真情放心底∼期待你我再
 相會∼」

朋友的婆婆在曲終人散前,站在台上對我們這群女方的客人揮手唱再
會,而台下的我們,數十個人也舉起手隨著音樂左揮揮右揮揮,互喊
再會,於是台上台下揮手的人們相互呼應、相得益彰,一幅眾人揮手
圖就此形成。看到這裡,我的心裡不覺失笑懷疑:「我今天吃的是結
婚喜宴吧!」

告別了友人,告別了友人的親友,我也結束了這次喜宴之行。我想,
我應該還是很難接受喜宴上的那些敬酒文化以及吃菜禮儀,只是下次
再遇到時,我該如何推辭呢?我得好好想想囉。


Dana
15:33 Feb. 1, 2001

--
作者:Dana (cowwu@ms15.hinet.net)
本文章公開於個人網站 http://www.dana.idv.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