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溫柔澎湖島
日期:Sep 28 2000

溫柔澎湖島(2000/9/22-9/24)

抽空去澎湖曬了三天太陽,雖然適逢秋分,卻仍熱得慌。想曬個勻稱
當小黑鬼,不過也因為太陽太大、戴了墨鏡的關係,結果黑鬼沒當成
,倒成了黑白相反的蝙蝠俠臉了。於是,被同學、同事們笑三天自然
不在話下。 :)

清新的吉貝,是來到澎湖的第一站。吉貝的珊瑚沙灘,堪稱白沙灣,
一大片的珊瑚灘,似無邊際,據曾經造訪吉貝的同行同學形容,來回
走著大概要一、兩個小時了;而夜晚躺在珊瑚灘上,則是星子滿天。
可惜時間不夠,我們只能看著明信片想像那端的綺麗,還有那耀眼的
燦爛星光。

吉貝的白沙灘、浮潛時的歡愉與窮極無聊的水上芭蕾腿、香蕉船的翻
船與嗆水、快艇乘風破浪的極速感、老公老婆店紀念品,和奇妙的仙
人掌冰,就陸續寫在大家對吉貝的美麗記憶裡。

望安島、七美島、虎井島是第二天的行程,渾然天成的景緻令人讚嘆
,但政府與觀光的破壞卻也令人心寒。踏浪是誰發明的呢?他們可否
聽見那腳下的珊瑚無法出聲的悲鳴與控訴呢?綠瓗龜匆匆忙忙逃離那
被觀光客打擾的產卵沙灘;精品店裡擺著數百隻的充氣河豚標本,那
空洞的眼神,流著買方與賣方看不見的淚。站在澎湖本島觀音公園的
岸邊,遙眺數公里外的跨海大橋夜景,迎著海風,聽著那腳下的潮汐
低鳴歌聲,彷若在悲傷著無數犧牲於觀光的生命與大自然景觀。

澎湖菊島則是三天旅途的最後壓軸。西嶼西臺炮台敘述著昔日的烽火
悲壯,海洋水族館裡展現深海裡的驚豔與奇異,跨海大橋串連了兩個
島之間的故事,鯨魚洞則是自然風化與浪漫傳說的合成,石敢當與石
塔見證了澎湖的歷史與文化。

載著我回台灣的飛機準時在四點零五分起飛,透著窗子往外看,我看
見了藍天白雲,以及那默默承受污染與破壞的溫柔澎湖島。


Dana 于
Sep. 28, 2000

--
作者:Dana (cowwu@ms15.hinet.net)
本文章公開於個人網站 http://www.dana.idv.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