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寫給我的摯友,San
日期:Sat Apr 15 14:41:49 2000

寫給我的摯友,San

三月二十七號 台中大里 晚上十一點三十分

「我要結婚了。」話筒傳來平淡而肯定的聲音。
「什麼!不會吧!」在異鄉的我接到這樣的消息,整個人都跳起來了
 。
「四月十四號,你要回來當伴娘嗎?」依然是平淡的語調。
「四月十四號……」看了一眼月曆,「星期五,怎麼會這麼趕?」我
 滿腹疑惑,過年時不是才跟我說年中嗎?。
「我昨天才知道自己被嫁出去了。」語氣開始有點黯然了。
「不會吧?怎麼這麼誇張,被賣了都不知道?」世界真是愈來愈奇妙
 了。
「他昨天拿日子來,就說已經定了那天。」語氣中開始帶著不平的味
 道。
「啊?」有點愕然,「他沒有跟你商量嗎?」
「沒有……,真想不要嫁算了。」火藥味愈來愈重了。
「ㄜ……」不善言辭的我又開始技窮了。
「你要不要下來?」也是A血型的她,話鋒一轉,似乎也不想多談。
「好啊!」
「你到了車站我再去接你……」
「嗯。」
「到時候見,拜!」
「拜!」

四月十三號 高雄車站 晚上九點半

「嘟嘟……,喂,San 嗎?」坐上公車的我,撥了個電話。
「喂,你在那?」話筒那頭傳來模糊的聲音。
「嗯……我在30號公車上。」我試著回想跳上公車的瞬間,那眼角
 所閃過的公車號碼。
「什麼!30號公車!你是要坐去那啊?30號早就不經過我家啦!
 」San 依然不改誇大的本色。
「ㄜ……」我開始為自己的自作聰明而頻頻拭汗了。
「應該是到小港總站啦,到了我再去接你啦!」San 出了主意。
「OK,拜拜……」掛掉電話的我,暗罵自己一聲白癡。

公車行駛在熟悉的街道上,久未返鄉的我卻是無心欣賞,因為我得為
自己跳錯車的事實付出代價,我得十分留心公車到底左轉右轉,最終
會轉到那裡去。雖然這裡是我生活二十幾年的地方,不過近來治安不
怎麼令人放心,還是當心才是。

「嘟嘟……,喂,San 嗎?」下了公車的我,依約撥了個電話。
「喂,你在那?」
「嗯……我在小港機場。」
「小港機場?我馬上去接你。」
「拜……」

十幾分鐘後,她出現在小港機場入口,戴著白色半罩式安全帽的她,
還是一身熟悉的T恤和馬褲,拖鞋當然也是免不了的。

「你怎麼會坐到小港機場?」San 終於發出了疑惑。
「其實……」我開始裝白痴,「我坐的是301號……」
「我就說嘛,30號怎麼會到小港機場!」終於,別後半年,我看見
 了她眼裡一點點的笑意。

「San ,你剪頭髮啦?」到了她家,在燈光的照射下,我看見了不熟
 悉的造型。
「沒有,是因為上捲子,」她用手甩甩捲捲而僅過肩的髮,「好醜,
 對不對?」
「不會啊,很漂亮。」我笑著。

「怎麼會有這些抱枕?」走進她的和式房,我發現了這些午覺枕,可
 愛地躺在木板地上。
「那個哦,」San 瞄了一眼,「那是要塞在紅色行李裡,他們說什麼
 提過去的行李要塞滿,不可以空盪盪,我又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塞,
 所以就買了一些抱枕。」
「哈!怎麼那麼可愛?」我幾乎已經可以想像那些小巧而可憐的抱枕
 ,被硬塞在行李而擁擠的模樣。

「San ,看這邊!」拿起相機的我,瞄準了窗邊正在準備新娘裝及飾
 品的她。
「不要啦,好醜哦!」她揮揮手,把頭撇了過去。
「好啦好啦,這是你的單身最後一夜哪!」我像小孩似地叫嚷著,企
 圖哄騙不喜拍照的她。
「好吧……」無奈的她總算從一整天笑僵的臉,再度擠出一絲笑容。

「你有看過我老公?」熄燈後,已經躺在床上的她,突然說話了。
「沒有。」
「沒關係,你明天就看到了。」她似乎有話要說,卻又不知道怎麼開
 口。
「嗯。」也是躺在床上睡不著的我,盯著天花板回了一聲。

「你知道他跟Hun 的差別嗎?」沈寂了幾分鐘,她又突然開口了。
「不知道耶。」雖然我也認識Hun ,但是對於他,也僅停留於外表溫
 文儒雅、文靜而羞澀的形象。
「他比Hun 更有耐心。」

不知為什麼,這句話讓我覺得,她對Hun 有著忘不了的愧咎。

五年前,他的同學的同學Hun 迷上了她,天天去San 家拜訪,然而在
漁村長大,不喜愛花花世界的San ,每天都只喜歡窩在家裡看視,對
於每天來找她的Hun ,既沒有表示不悅,也沒有熱切歡迎,彷彿坐在
客廳一角的Hun 像個裝飾品,可以視而不見。

San 的態度連她六個家人都看不過去了,直要她多招呼Hun ,但San
仍然本持著「我就是喜歡看電視,你來了我也不會理你」的作風繼續
看她的電視。其實,這就是我認識十幾年的San 。

這樣的兩個人,都彷若史前動物,都令人不解。

只是,坐在半年多冷板凳,Hun 有晚突然發難了,對著San 大叫:「
妳到底喜不喜歡我!?」在家裡身為大姐的她何曾見過這樣的場面,
自尊心強的她,淡淡地說:「你要走就走吧。」果真,在San 家守候
半年的他,就未曾再出現了。

事隔四年,明天,San 就要出嫁了。兩個男人一樣的作風,一樣地羞
澀,一樣是這樣的San ,她的老公卻娶到了她,只因為多撐了一兩個
月。

出嫁的前一晚,她在此時,提到了Hun 。

躺在一旁的她不再說話了,側身看著她,平順的呼吸敘說著她已經睡
著的事實,我看著了她房裡週遭依然不變明星海報、桌上那張十年前
在西子灣我與她的合照,以及在月光下閃閃發亮的白紗禮服。

四月十四號 高雄小港 早上八點五十分

「女人,你還在睡唷!」人未到,聲先到,她的房門前傳來了陣陣的
 叫嚷。
「沒有啦,我早醒了。」坐在一旁發呆的我,這下,真的醒了。
「同學好久不見了……」咦?傳來了另一個熟悉的聲音。
房門一拉開,果然是Lin來了。
「WuShun ,你頭髮怎麼變那麼長啊?」
「好久不見……」嘿,May也來了。
「趕快去洗頭啦,時間快沒了……」San 提醒著忙著敘舊的我。

「我要洗頭,然後,可不可以幫我把頭髮綁上去,我要當伴娘。」我
 對著笑容可掬的美容店老闆娘說著。

在鏡子裡,我看到自己有點倉老的臉,是啊,還記得第一次來到這裡
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San 的弟弟還笑著說:「原來我認識你們是在
我十歲的時候啊?」而現在San 要出嫁,Lin 也已經升為了行銷襄理
了,May 則因甲狀腺問題在家休養,而我呢?看著鏡裡逐一變髮的自
己,我是不是也該有所改變了呢?

半個小時後回到了San 家裡,發現早已擠滿了左鄰右舍、親朋好友,
San也穿起了美麗的新娘白紗。在親友的領導下,新郎倌也已站在San
的房裡,準備要帶走美麗的她。

「怎麼可以這麼輕易娶走我們的San ,要出題目才行。」San 的同事
 也是伴娘說話了。
「San 的生日是幾號?」「三月十六號。」
「San 的三圍是多少?」「嗯……我不知道……」
「要唱一首愛的歌曲才能過關!」「啊?求求你趕快讓我過去吧!」
可憐的新郎,才三題就舉白旗了。

在眾人的簇擁之下,這對新人被送到了佛堂前,拜別祖先、拜別父母
,在禮炮的催促聲中,San 在米篩的遮掩下和新郎坐上了禮車,在潑
水之後,六輛禮車便前住男方家中。

「好熱,我已經在流汗了。」穿著厚重的新娘禮服的San 額頭冒了汗
,臉上厚重的妝也開始出油了。

憨厚的新郎在伴娘們的「命令」下,拿起蒲扇乖乖地為美麗的新娘煽
風。

「那就是他媽媽。」San 眼神指向一位倚靠廚門的婦人。

San 的婆婆看來十分親切,但頗令人不解的是,娶媳婦的她怎麼是一
身T恤、馬褲及拖鞋呢?連胸前的禮花都沒有呢!一切隨意,不過,
也太隨性了。這樣的她,與San 相似。

「我們先走了。」我與另一位同學說著,「晚上再過來。」
「晚上記得要來唷!要多吃一點哦!」疲倦的San 坐在椅子上向我們
說再見。

四月十四號 高雄小港 晚上七點十五分

晚宴中的San ,依然本持著她簡單不囉嗦的本性,只擦上口紅,穿著
一身粉紅禮服,很用力、毫不客氣地吃起來了。常聽別人說,新娘總
是餓肚子的,但是依她情況,應該是不會發生吧!

喜宴中,San 的同事談到這次倉促結婚的過程,San 雖然十分不滿,
卻仍接受這樣的安排,除了口頭向非關係人抱怨之外,就再也沒有其
他行為上的抗拒了。這依然是San 的作風。

宴筵途中,新娘得換套禮服,不知道這樣誰規定,不過這回San 倒也
沒有免俗地起來換衣服。拎著裙擺的她,走過宴筵時,居然是一桌又
一桌地接著聊天,San 還是San ,只是了穿不一樣的衣服,誇大的言
行、大動作的肢體語言,都還是平時的她,今天是她的大喜之日,天
啊!她就不能假裝害羞一點嗎?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新娘。

換了水藍色禮服的她,經過伴娘桌們,嚷著說:「墊了三層,好假,
好難看哦。」咚!昏倒。這就是San 。

站在會場門口送客的San ,捧著喜糖盒,對著迎面而來的我們說:「
不准說那一句!」好吧,不准「早生貴子」,那就「升官發財」吧!

「明晚歸寧要來啊!」San 悄悄地說,「我家辦的比較好吃,有海產
哦!」
呵,San 你依然是你。

San 出嫁了,祝福你。
San ,我還是要大聲地對你說:「百年好合、早生貴子!」^_^


                      寫給我的摯友,San
                      Apr.15,2000

--
作者:Dana (cowwu@ms15.hinet.net)
本文章公開於個人網站 http://www.dana.idv.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