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大雪山遊記
日期:Aug 27, 1999

大雪山遊記(1999/08/19-08/20)

十點多了,太陽,也變得不似清晨般的溫馴了,習慣夜生活的自己,自然,承
受不了這樣的折騰。太陽眼鏡還沒有著落,大概是自己太挑剔了吧!

一大早,在用力地深呼吸之下,覺得,胸口,有點疼。想起了初到大雪山的小
小慘狀。^_^

初到大雪山的自己,驟然地攀高兩千多公尺,十九度的感覺是宜人的,再加入
森林步道的誘惑,不自覺貪心地走訪了高低崎嶇的大雪山巔。在都市窩太久的
自己,自然體力大不如前,只是,不自量力的我,依然興奮地上上下下攀爬著
木屋到神木之間的小徑,在用力地大口深呼吸之下,哈,冷空氣傷著脆弱的肺
吧!

開始覺得胸痛,呼吸稍嫌費力,又不像是高山症,半夜三點,差點喘不過氣來
,痛了兩天一夜,直到下了山,適應了山下的溫度與壓力之後,在六個小時才
稍稍改善哪!呵,這是自找罪受吧!把大雪山當成了溪頭了哪,卻忽略了海拔
高度的差異與傷害了。^_^

在樹林與青草之間漫步,細細品味著傳說的「芬多精」,是一種都市人的渴望
的感受。而我呢?自然也沈溺在這片針葉林細佈的綠色世界裡。空氣是乾淨而
清新的,而山泉,那透心涼的觸感,覺得,來到山上,真好。只是,週遭的垃
圾依然會令人感到有些遺憾吧!

初到外地的第一天,我總是習慣地失眠,此時的自己,也總是披著適宜的外衣
,穿著輕便的拖鞋,披著過肩的髮,靜靜地、慢慢地,在月光的引導之下,散
步在這美麗的山區裡。

大雪山的夜色是迷人的哪!或許是快接近滿月的日子,所以,皎潔的月亮,讓
星星們都不怎麼捧場了。月娘的明亮,讓我不禁想起了昔日攀登雪山時的情景
,依然也是一輪明月高掛天上,乾乾淨淨無雲的視野,不是那被薄薄地污染空
氣所覆蓋的都市,所能想像的哪!星星和月亮都彼此用力地在夜空裡較勁,星
星很亮,月娘也不甘示弱,高山上的夜空,總是令人如此驚喜唷!

半夜三點的不預期的停電,讓依然醉心於山野的自己,不得不打消繼續漫遊的
心情,回到那下褟的小木屋裡,在山蟲細細長長的求偶聲中,靜靜睡去……。

早上五點半,莫名驚醒,似乎是告訴我,不該錯過外頭正在上演的雲海奇景,
只是疲憊的自己,在評估了體力與今天的行程之後,又再摟著棉被,回到周公
與棋藝的夢境裡。

六點半,高山的太陽已經刺眼地令人不得不收起那溫暖的被枕,走到戶外去走
走了,推開門,撇見了今晨雲海的最終演出。薄薄的山嵐山氣,輕輕地散落漫
佈在山谷之間,一層又一層,漸漸隨著陽光的高昇而淡去,也漸漸地顯露出那
山氣之後,那青蔥翠綠的山叢。

拜訪神木與天池,是在晨間的火鍋大餐之後。

神木躲在兩公里外,似乎活過一千兩百年的它(相當南北朝),希望去拜訪它
的人,也能付出一些短短腳程的代價吧!

壯觀的它,聳立在樹叢之間,紅檜的樹種,默默地在這一千多年的歲月裡,避
過了天雷的襲擊、山火的試煉,依然一柱擎天。神木,一個,造物者的神奇產
物,只盼,有著最大天敵「人類」的它,能安然躲過山老鼠的破壞後,依循著
大自然的法則,繼續在大雪山上驕傲著。

若恆古聳立的神木是造物者的神蹟,那終年不滅的天池就是造物者給的驚喜。
有多少山區的動物們,是靠著這池未被污染的水源,延續著牠們的生命,以及
,牠們的下一代;亦有多少位曾經攀爬尚未開發的大雪山的拓荒著,是憑藉著
她,挑戰著大自然的極限。

夜間造訪天池與白天的感受,自然是不同的。夜間的天池,在月光的洗禮之下
,那陰沈的感受,令人無法親近。而白天時的她,一窪綠水漾在山間,綠得令
人想跳下去一親芳澤哪!只是,低溫的她,亦警告著已經著迷的自個兒,可別
做出令大夥匪夷所思的事哪!

神木與天池,耗去了半天的行程,太迷人了吧!我想。不然,眾人怎麼會迷失
於其中,而不自覺時間的流逝呢?

下午一點,在大夥的集合聲中,正式地宣告離開大雪山了,離開這海拔兩千多
公尺的她,離開了奇妙的神木,以及神奇的天池,還有那尾夜遊時巧遇的小小
龜殼花。

山上的生活總是令人回味與著迷,愛山的自己,或許已經被這不起眼但有其魅
力的大雪山所迷惑了哪!^_^


Dana 于 台中•霧峰
Aug. 27, 1999

--
作者:Dana (cowwu@ms15.hinet.net)
本文章公開於個人網站 http://www.dana.idv.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