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馬尼拉之行
日期:Nov. 18, 1998

馬尼拉之行(1998/09/22-25)

從未出過國的我,在意外抽中機票之後,趁著暑假結束前的那一週,
打點簡單的裝束,背個小包,向公司捎個假,便興沖沖地出發了。

初到這個陌生的國度-菲律賓的馬尼拉市,看見了滿街在台灣常見的
菲律賓人,而建築上,或許因為地理環境的接近,而有著相同的風格
。於是,就在這有點熟悉,又有些生疏的心情裡,開始了我的馬尼拉
之行。

百勝灘的泛舟似乎是來到菲律賓的必遊之地。坐在狹長的獨木舟上,
由頭尾兩端的船伕划著槳,輕輕搖曳著,向河的源頭駛去。兩岸的風
光,由青蔥翠綠的花草樹木,隨著小舟進入狹谷而轉為陡峭的山壁。
河的源頭是個湍急的瀑布口,小船停在瀑布口下方附近,以縱情享受
巨型水氣襲人的快感。

馬尼拉的黎剎公園,是為了紀念該國的國父黎剎。或許沒有台北中正
紀念堂的雄偉氣派,但週遭生氣盎然的花團和園區中央的小型噴泉,
也另有一番輕鬆的感受與清新之美。

花律賓的二次大戰美紀念墓園,則是位於馬尼拉市郊的山坡上。佈滿
青翠草原的墓園上,排列著整齊又數以千計的雪白大理石十字架,以
及滿滿刻著戰士名稱的環狀巨型石碑,為了是敘述在戰場上屍骨無存
的烈士英魂,他們曾經在這樣的世界裡,留下一絲絲屬於他們的足跡
。

馬尼拉的聖地亞哥古堡,是個悲情的古堡,它曾經見證了一段關於菲
國國父黎剎的死亡史,也目睹無數人民這座堡塔的水牢裡喪生。堡塔
外有條不知名的河,將馬尼拉市一分為二。倚靠在堡塔的城牆上,眺
望對岸的現代文明,吹吹河風,一種忙裡偷閒的心情,把世事責任、
考試工作,一股腦兒遺忘。

入夜後的馬尼拉市,儼然成了犯罪天堂。因為槍枝的自由買賣,造成
了事件頻傳,人人擁槍自重卻又得不到保障。在目睹了街頭指揮交通
的保全人員必須配戴長槍之後,更能想像其犯罪率的驚人了。

椰子和芒果在菲律賓頗負盛名,嗜吃美食的我自然不會忘記品嚐。而
也因為驚豔其美味,於是在回國之際,搶在十月海關禁帶農產品入境
之前,高高興興地抱了幾袋回家。

四天三夜匆匆而過,於是,又是得收拾著休閒過頭的心情回到了台灣
,準備面對即將開始的課業及工作的繁忙。而這張聖地牙哥古堡到此
一遊的相片,也為這次首度出國休閒的心情,留下一點紀念。


Dana 于 霧峰•朝陽科技大學
Nov. 18, 1998

--
作者:Dana (cowwu@ms15.hinet.net)
本文章公開於個人網站 http://www.dana.idv.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