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有感
日期:Mon Jul  7 12:55:05 1997

有感

台灣又再一次地不幸,這次輪到了尖石鄉。

在新聞媒體將焦點放在陳水扁的兒子是否在冷氣室應試時,為何不多多將
好茶村及尖石鄉不幸事件的「真正根源」揭露出來?

在動用警界力量去「服務」討好大學聯考的烏龍考生外,為何不撥點餘力
管管社區的治安?

二技聯招單位只會拿「領導階層與一般人的社會責任」的題目讓考生大作
文章外,領導階層是否曾看過考生們在說些什麼?

桃園縣長被槍殺、彭宛如的不幸、白曉燕的被撕票案,這僅是公眾人物所
引發出治安危機的冰山一角,然而社會上還有多少的不幸正在上演著?有
多少的問題讓民眾恐懼著?人民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在現今的台灣,似乎
沒有。

一場雨就讓台灣的山崩了,一場雨就淹沒了台灣,一場雨就讓眾人無家可
歸;那些正在會場忙著大打出手的立法委員及議員們,他們可想過、為什
麼?

為什麼有著滿山滿谷無法水土保持的茶葉和山葵?農民為什麼要種植這些
高經濟價值的產物?若真有社會福利,他們又何須這麼做?若真有社會福
利,為何會存在著那麼多的民間慈善機構?為什麼人民寧願花錢求助於私
人企業,而不願投向已繳稅的政府?政府能做什麼?政府到底做了什麼?

當尖石鄉的受害人在岸邊吶喊著親人名字時,事先,除了保育人士的警告
外,政治人物是否曾對水土保提出呼籲?當總統先生得意地揮桿擊出小白
球時,可否想到桿下的這片球場為附近環境與居民帶來的危機?

墾丁的珊瑚逐漸減少著,美濃黃蝶翠谷的蝴蝶沒了,漏油事件對生態所產
生的浩劫,總統或政客們關心過嗎?當李總統面對「關渡生態保護區」無
法通過國宅建設案時說:「人重要還是鳥重要?」「愛民」的李總統是否
知道,連鳥都不住的地方,人還能住嗎?

為什麼社會環境會變成這樣?是誰在姑息誰?又是誰在包庇誰?到底是什
麼官在護什麼官?

這不是政治問題,這是你我必須關切的燃眉之急,然而這些問題卻是經常
被政客可能刻意地被壓抑,直到受害人出現時。但是,受害者是誰?是你
、是我、是買了夾層屋的無辜羔羊、是那群好茶村與尖石鄉莫名受害的災
民。

或許有一天,水乾了、樹枯了、山崩了,台灣被犁成平地,那些政客依然
不會恐懼,因為他們早已移居外地,台灣倒了,關他們什麼事?

這是住在台灣、無權無勢也沒錢的平民的悲哀。


                    ∼隨筆心情∼ July 7, 1997
--
作者:Dana (cowwu@ms15.hinet.net)
本文章公開於個人網站 http://www.dana.idv.tw